宣传教育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执纪监督 >> 宣传教育 >> 正文

鱼水情深 矢志脱贫 ----记博物馆帮扶干部曹红

春日融融,暖风醉人,粉红的果花让人心醉,走进东关村李立庚家的果园,帮扶干部曹红拿着手机正和李立庚指着满树的果花交谈着些什么,如此亲切的一幕不禁把我们的思绪带回到二零一八年三月的一天。

那天是她第一次同村干部去帮扶的户里了解情况。在去的路上村干部已经向曹红介绍了户主的情况,户主名叫李立庚,村里人都叫他庚庚,他是一位失去听力的中年男人。早年前,他的父亲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也许是受父亲的影响,他立志学医,报考了临床医学,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宝鸡市一家医院内科门诊上班。后来婚姻不顺,备受打击的他落下了耳疾,只能辞职回家。2013年他的父母先后生病卧床,因为要照顾父母,加之自身情况也不好,无法外出务工,只能在家种地。父母长期用药,家里开销大,收入又微薄,当年他家就被村里识别为贫困户。2015年他的父母先后去世,安葬完父母,家里除了形单影只的他,便是双亲久病所欠下的巨债。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婚姻破裂,工作丢失,双亲离世,他陷入了抑郁,一度不愿与人交流,甚至出现精神恍惚的情况。这几年,他靠着四亩果树的收入,已经脱了贫,但是因为耳疾的原因,很少和外界交流,性情非常孤僻。之前的帮扶干部想给他办理残疾证,用纸条写给他征求他的意见,却被他当场撕的粉碎,村里对他的后续帮扶工作一度陷入僵局......听着关于庚庚过往的不幸遭遇和现状,曹红陷入了沉思,胸口似有千斤重石压着。村干部看出了曹红的表情变化,便安慰她说,如果觉得帮扶这户有困难,可以给她换一户相对好帮扶的。可是曹红却当即拒绝,在她的眼里,迎难而上是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具备的品质。

第一次见到庚庚本人,村干部凑到他耳旁大声告诉他曹红是他以后的帮扶人,他表现出一脸茫然,完全听不到村干部在说什么。曹红也主动向庚庚介绍自己的情况,并表示以后有事都可以找她帮忙,庚庚还是不知所云,所以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基本上没有获得任何有效沟通。

接下来的日子,只要单位闲下来,曹红就去村里入户,去庚庚家帮他整理户容户貌,时不时还给他捎上几本书读读。庚庚耳朵听不见,她就用写纸条的方式和庚庚交流,从田间地头聊到家里琐碎到对未来生活的向往,庚庚慢慢地变得开朗起来,对这位待他如朋友的帮扶干部信任了许多。

2018年春天,我县大部分果园受霜冻侵袭,庚庚家的果园也未能幸免,大半的果花都冻坏了,可果园的收入是庚庚唯一的经济来源,庚庚那些天变得异常焦虑,曹红看到这种情况更是着急。她一边耐心的宽慰庚庚,一边把庚庚家的情况向村里领导及时做了汇报,后经村委会研究决定,为庚庚提供公益性岗位,这样,庚庚每个月会有600块钱的工资,使其生活得到基本保障。随后她又去东关村附近的单位为庚庚争取可以打零工的机会。由于庚庚的情况特殊,单位每次都是直接联系曹红,然后由她和同事把庚庚送到工作地点。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庚庚所面临的困难,能让他有一个能维持长久生计的本领是曹红一直思考的问题。她考虑到庚庚的耳疾一直是他生活的最大障碍,便想带庚庚去市里面的医院治疗,虽然庚庚说他早年去医院看过,医生说治不好了,但曹红还是想再试一试,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会争取为庚庚治好病。

经过一番争取,领导同意了她带庚庚去市里检查耳朵的想法。20191010日,她和丈夫开车载着庚庚去咸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检查耳朵,一路上她我用手机和庚庚打字聊天,得知庚庚曾毕业于西藏民族学院时,她和丈夫又临时决定在去医院的路上绕到庚庚的母校,带庚庚去看看曾经求学的地方。在校门口,当她提议为庚庚和母校拍一张合影留念时,她看到庚庚站的笔直,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仿佛又回到了上学的年纪。看着这样的庚庚,她感觉自己又做了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不仅圆了庚庚再回母校的梦想,还帮庚庚重拾了往日的美好记忆,那或许是任何物质弥补都无法给予的一种精神关照和尊重吧。

经过专业的检查,医生告诉曹红,庚庚的耳疾因为拖的时间太久了,没有医治好的希望了,曹红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请求医生为他做助听器佩戴监测,而结局依然令人失望。

2019年底,一直把庚庚的一切放在心上的曹红又帮助庚庚办理了先后残疾证和低保,让庚庚的生活有了更多的保障。

庚庚告诉村干部,他对他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意了,但是他的帮扶干部曹红还是在不停的为他未来的生活筹划着。近期她又在多方联系针对残疾人的就业培训,希望庚庚能利用年轻时学到的医学知识为自己的未来多一份谋划,为社会多做出些贡献。

(文化和旅游局)

宣传教育